我偏看那些隐忍而晦涩的爱情。
愈是压抑,愈是浓烈。
李宋熙日的这部新片,说的便是两个少年间这样难以言表的情感。
其实一开始我并不认为这算得上是爱情,顶多只能算作是少年A苦涩的单恋罢了,少年B也只是将他当做朋友,当做是他孤苦生活中唯一的慰藉。直到那个夜里他翻进他家的院墙,临窗望着熟睡的那个人,我这才肯定——原来这两个人是相爱的。

向来情深,奈何缘浅。爱情是伟大的,可生活却是眼前的。从古至今,女人或女孩总是更容易也更愿意相信爱情。就像何玉玲,哪怕最初的最初只是交易,当甘浩贤对她足够好时,那场交易在她的眼中便变成了依赖和爱情。有些人似乎很容易就把爱情和生活分开来了,可总有那么一些人,眼里的生活是爱情,爱情也是生活。当然,这样的人也先要有生活,何玉玲在离家出走后是看不到爱情的,可有了生活便想有爱情,到最后连自己也分不清爱情和生活了。

爱情关乎人性,生活更关乎人性。人性本善,人性亦本恶,人性是世界上最复杂的事情。《雏妓》反映的是社会现实,更是人性。开始的玉玲是个有着文学梦的少女,哪怕是个贫穷卑微的少女,可继父的强暴母亲的屈服终使这个少女变成了另一个少女。母亲和玉玲的最大不同大概就是母亲已经真正的生活过了,也怕了生活,毕竟只有生存下来才有生活不是吗?母爱是世上最伟大的感情,或许在母亲的眼中玉玲的情感比不上生活吧,也或许母亲是真的怕了,当生活和女儿情感必须二选一时,母亲选了生活。就像郭巨埋儿养母,被赞扬过,被批判过,其实都只不过是人内心一刹那的挣扎罢了,选择什么,就要看哪一方先败下阵来了。对于母亲来说,这或许是个困难的选择,可对玉玲来说,却是再简单不过的了,所以她离家出走了。我一直觉玉玲是个值得被疼爱的姑娘。不为其他,就因为她被强暴后只是简单的出走了,选择一个人默默疗伤;在独自生活、认清生活后又努力的让自己变得更好,哪怕这种方式为人不齿;在和甘浩贤一起生活后那么渴望被爱;在碰到Dok-My后仍然保持着内心的那份善良努力救她出去,自始至终,玉玲只是想写下自己想写的东西,渴望有个人爱自己而已。从来不会有真正的好人,也不会有真正的坏人,玉玲却是那个我认为最像好人的人。

至于甘浩贤,应该是无数男人心中的好男人吧,事业有成,对家庭负责,又有着一个年轻貌美善解人意的情人。这样的男人,对妻子、孩子呵护有加,不会有负罪感;对情人呢,让情人依懒自己爱上自己,自己教导着情人,帮助着情人,让情人的前途更加光明,负罪感也接近没有呢。无数的观众说玉玲强迫甚至强暴了甘浩贤,不可否认,这是玉玲首先开始这段感情的,她用她的青春她的身体来换取自己的前程。甘浩贤或许犹豫过但却没有拒绝,又有谁敢肯定甘浩贤内心不是惶恐又期待着呢?只需要稍微伸一下手便可以改变一个女孩子的命运获得一个青春貌美的情人、知己,那稍微伸下手又有什么呢,不是更能体现自己的善良和能力吗。当然,这是阴暗的想法,人的内心哪能没有一些阴暗呢,甘浩贤可以算是个好人吧,毕竟他对妻子,对玉玲都算是好的,在他认为能给的范围内给了她们最好的。

向来情深,奈何缘浅。从来不觉得这句话有多美,情深、缘浅都只是个选择,是世人为自己的选择找的一个合理又好听的借口。

(剧中我最喜欢的就是先后喜欢过玉玲的两个男生,一个是学生时代最单纯的爱恋;一个是有感情基础的最好结婚对象。)

朋友,可以生气、嫉妒、恼怒、陪伴、倾诉、谅解,但不会思念,不会在某个时刻,突然升起某种莫可名状的渴望,想着,只要悄悄地看看他也好。

那个人突袭吻了他一次,挨了他三拳;骗他一起吃披萨,又被他厌弃地吐了口水。在我好几次以为这段扑朔迷离的感情即将戛然而止的时候,他又把那个人找了许久的脚踏车骑到他家去还他,他又拽着那个人的脚踏车不让他走。

他乖乖地坐在墙头上,平日里的盛气凌人完全偃旗息鼓,任由那个人赤着脚泄愤似的一脚一脚地轻踹他的肩膀。夏夜的风掠过身旁的绿叶,两人并坐在墙头上看向同一个方向。我想,直到这个时候,他才认清了眼前的这个人,才认清了自己的感情。

但也仅此而已。他依然推拒那个人。拒绝接受他的难得情深,拒绝他义无反顾的靠近。但是他不知道那个人也是会害怕的。饶是几多情浓,一个男孩子在经历了那样的伤害与侮辱之后,就像是一把篝火即便烧红了天际,最终也殆于灰烬。知道真相的他那样咆哮着喊着那个人的名字,有多少懊悔,多少心疼,多少无措,都被他崩溃般的疯狂行为暴露无遗。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